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中國司機在新加坡艱難生存 被歧視待且遇低

新加坡國有公共交通運營商SMRT集團下102名中國籍公車司機因為不滿不公平待遇罷工事件愈演愈烈,中國駐新加坡使館多次探視被捕司機,密切關注事件發展,與新方保持溝通。SMRT集團最終於3日正式回應中國籍員工的加薪要求,決定將他們的起薪調高25新元(1新元約合5元人民幣),追溯到7月起生效,加上之前75新元加薪,月薪共增加100新元。當天,一名中國籍司機因積極回應罷工被判監禁6周。新加坡政府此前認定此次罷工“非法”,並於2日將29名司機遣送回中國。

  《環球時報》駐新加坡記者近日走訪當地華人,瞭解社會各界對“罷工風波”的態度以及SMRT集團中國籍司機生活狀況。當被問及對該審判的看法時,一位受過良好教育的印度裔新加坡女士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她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無論是從遣返回中國來看,還是判刑來看,都是對這些外籍勞工個人權利的侵犯,“我們不能生活在一個公權力隨時威脅或挑戰個人權利的社會裏”。但更多的當地人表示不清楚已經宣判,或是認為只要公車還能繼續維持運作,這些參與罷工的司機會面臨怎樣的結果與自己並沒有太大關系。

  在新加坡國立大學開校車的巴士司機吳師傅和曾經為SMRT工作、後駕駛往返於住宅區和大型商場之間的區間車的馮師傅卻對此次罷工事件有著不同看法。他們都表示,沒人想採取極端辦法,“工資那麼低,哪有可能請得到律師。罷工也是迫不得已,希望能與公司管理層對話,相信並沒人想把事情搞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吳師傅40歲時背井離鄉應聘到新加坡當巴士司機,主要是為了即將升入初中的兒子有更好的生活。2011年,吳師傅在報紙上看到新加坡招聘巴士司機的廣告,覺得月薪(折合人民幣8000元)遠比他在東北三線城市掙得多,於是選擇到新加坡務工。可沒料到,新加坡是汽車左行國家,交通法規非常嚴格,頭兩個月吳師傅基本上都在接受培訓,無真正收入。正式入職後,吳師傅確實拿到8000元左右的月薪,可是除基本工資外,吳師傅從未有過加班費,也沒有醫療保險等福利,而且必須自己負擔房租,每月所剩無幾。但是最讓吳師傅無奈的是,因為他不會英文,又是拿工作許可在新加坡做司機,本地人會把他當做外籍勞工來對待。

  在新加坡擁有一家小型搬家公司的李某,畢業於國內大學,2002年來新加坡打拼,當初也應聘過SMRT的職位,他向《環球時報》記者透露,SMRT給中國籍司機的薪水的確不如馬來西亞籍或新加坡籍司機,加之後兩者交的人頭稅遠低於中國籍勞工,因此中國籍司機拿到手上的收入更少。對於此次新加坡政府如此嚴厲的懲罰,李某認為有些過頭了,“在這裏做巴士司機很辛苦,每天工作12小時以上。這些罷工的司機並沒有鬧事,而且他們收入並不高,面對這麼嚴厲的處罰,不知道他們能否承受。”另一方面,對於集體請病假罷工,李某認為中國籍司機不應通過這種方式,而應訴諸法律,向相關部門反映情況並理性對話。
返回列表